登录
赵士程与正妻荣国夫人陈氏800年的哀叹
半吊子
21-02-14 22:14
楼主
在世不纳妾,死后不复娶。

半曰:一阙《钗头凤》,千古沉冤赵士程,今昭雪。
回复 
正序看 倒序看 收藏它 发新帖
半吊子楼主
2021-02-14 22:35
1楼
挖史重据,小说家之言,不可作为史实依据。

初一

初二

初三

……

“我是绍兴人”说:是非不辨,成是非。
回复
dsk0211
2021-03-05 14:59
2楼
是否 :唐婉被休以后没有嫁给赵士程。

有种说法 :钗头凤写的是另有其人,而非唐婉。
回复
半吊子楼主
2021-03-06 09:54
3楼
《后村诗话》:某氏改事某官

《耆旧续闻》:后适南班士名某

《齐东野语》:唐后改适同郡宗子士程

后村,叙事,尊者讳,事简,简而真。

目前手头资料查到赵士程有妻陈氏,以第二子至五子的生年考论赵士程应有妾室,唐是不是其一,有可能,只是有可能。

扯扯破布头:《钗头凤》是不是写给唐,不才以为可能性不大,为什么?我们读《耆旧续闻》可以读出陆与唐在沈园相遇的情节是作者通过《钗头凤》一词和当时流传的“新闻”创作出来的,如有兴趣者不仿读读看。

■《钗头凤》传奇

从《耆旧续闻》放翁先室……后适南班士名某,到《齐东野语》陆务观初娶唐氏,闳之女也……唐后改适同郡宗子士程。这种渐进式的信息完整是应故事发展而发展的,如流传甚广的“无后说”、“一妻无妾说”、“战死沙场说”等等。不才公布了赵士程“5子”资料后,现在又传出唐琬为“继室说”,疑生“一子一女说”,说家为了让人相信,还给出了子虚乌有的“史据”。【百度词条〔赵士程〕:根据《三山志》记载,赵士程无妾,唐婉为继室,有至少一儿一女疑为婉所出。】。当“大家”对《钗头凤》说的头头是道时,其不成经典,谁成经典。传曰:爱情恒久远,八卦永流传。

▲〔半〕遥盳沈园,油菜花开,呆思痴想:假如“说家”看到赵士程正妻荣国夫人陈氏资料时,小酒一口,文思泉涌,并以唐为“小妾说”,再创《钗头凤》□□□□□□□□。如此,经典的《钗头凤》会像添翼一样飞得更高呢?还是“涅槃”为广场舞神曲《钗头疯》传唱的更广?期待“说家”妙笔生花!……

传说资料很难考实,考证史实唯证据,证据也必须经过严格甄别后方可论述。

再说1则赵士程案例:淳熙十一年(1184)赵家有桩“官司”(官府征赵家湖田150亩蓄水为湖),因涉及利益,赵士程后人有点不情愿湖田被征,一直拖而不决,官府为了造福于民,派人实地调查,汇总材料后上呈户部,材料说:赵士程废湖为田后有妨蓄水,旱时又不容他人车戽等等。此事二呈户部,最终圆满解决,废田还湖。这是当时惠民案件,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但其内容有失实之处,涉事中的赵士程于十年前(乾道九年〔1173〕)已去世,如果没有掌握赵士程的卒年信息,此处错误不知何时能解。复原历史,任重道远。

谢谢关注!
回复
半吊子楼主
2021-03-06 10:11
4楼
周总理逝世才一年多,“绍兴人”就开始造假其童年(1911年,后又改1909年)在绍兴生活近一年的故事,一造,造了四十多年,至今不息,这些人渣败类不知道想给后代留点啥?是造假有理?还是造假光荣?
回复
寒狐传媒
2021-03-06 16:36
5楼
赵士程案例想到,荡口两亩关系大,
回复
半吊子楼主
2021-03-07 19:33
6楼
看八卦,说八卦,算八卦,问八卦。

问个八卦:唐氏改适赵士程为妾,唐家会同意吗?
回复
半吊子楼主
2021-03-09 10:17
7楼
从以上实例看,可以推出《耆旧续闻》作者在《渭南文集》未刊之前连《钗头凤》的内容都未曾见过。

■《耆旧续闻》成稿时,陆游与“小阕”俱亡,所以《钗头凤》传奇看看就好了。
回复
半吊子楼主
2021-03-15 09:22
8楼
■扯扯破布头,前提【唐改适赵士程故事成立】推论唐的卒年问题:赵士程次子至幼子生于1145~1150年之间,《耆旧续闻》所叙陆游前妻和词后【未几,怏怏而卒】,从时间上推算赵士程可能有一妾室卒于1151~1152年之际,此事,当时可能成为八卦素材之一。问题是陆游在六十八岁绍熙三年(1192)有为前妻作悼亡诗,序曰:【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易主,刻小阕于石,读之怅然。】反推40年为1152年,与《耆旧续闻》辛未年(1151)接近。七十五岁庆元五年(1199)时又作《沈园》二首,其一,诗曰:【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则推算唐氏死于绍兴廿九年(1159)。

□按陆游诗文解读,“小阕”题于1152年,唐氏卒于1159年,两者相较7年,《耆旧续闻》前妻和词后【未几,怏怏而卒】这表述显然与陆游诗文不合,那为什么会造成这个问题,从赵士程资料推测《耆旧续闻》成文时赵士程先故之妾可能已被误传为唐氏〔妾妾不分〕。(参考3楼赵士程案例,赵士程过世十年,却被官方认为事主,由此可见“赵府”深如海,其家事鲜外人知,外传八卦,实属正常。)

■说《钗头凤》写给唐氏,最不合情理的是:【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二句词,如写给分手“恋人”是合理的,要是写给已是别人妇的前妻唐氏那就不适格了。更有意思的是陆唐还“联袂”《钗头凤》“一唱一和”,让游人围观传诵?一诵,诵了几十年,此事,不觉得让人感到奇葩吗?说真的给出千万条理由“这二句”词是不可能写给陆游前妻唐氏的,更何况还有名家考论《钗头凤》词有“凤州三绝”(手、酒、柳)典故。再举1例:陆游在八十三岁开禧三年(1207)作《禹寺》:【绍兴年上曾题壁,观者多疑是古人。】这首诗是对“小阕”作的注解,如果此阕是《钗头凤》,估计赵、唐两家早就提告“拆迁司”叫陆家处理了,还会留存70年之久(止《渭南文集》刊刻时[1220年])让人围观传诵。试问:广为传诵的《钗头凤》为什么未见早于《渭南文集》它书所引(录)?从陆游的诗文集中可以得知《菊枕诗》与“小阕”都未收入,所以“小阕”内容只有陆游自知,他人只能按“八卦”追寻。好事者(说家)为了故事延续,翻遍陆游词作,发现只有这阕《钗头凤》最近故事,无奈,综合“八卦”编造了这则故事。后来,后来,再后来……,说家成了最大贏家,唐(痴)、陆(渣)、赵(绿)皆沦为“冤鬼”。

●〔半〕据《八卦有闻》传真:《耆旧续闻》写陆游故事还存两则错误。一、卷十:【公……又,闲居三山日,方务德帅绍兴,携妓访之。】方滋(字务德)帅绍兴时在乾道八年(1172)二月~九年五月(据:嘉泰《会稽志》卷廿八),此时陆游在川陕,不在越。二、卷九:【梅词《汉宫春》,人皆以为李汉老作,非也,乃是晁叔用赠王逐客之作。……王仲父,字明之,自号为逐客,有《冠卿集》行于世。陆务观云。】据考,这则故事虚妄,系伪托陆游之名。

●综上得出结论,《耆旧续闻》所写内容错误较多,有的甚至虚妄伪托,作者水准齐肩“绍八仙”,据此,其叙《钗头凤》本事,不可信。

●看八卦有感:如有违“三常”(常识、常理、常情)那我们所看到的八卦真的就是八卦了。
回复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回复内容:
首页版块我的TOP
绍兴E网客户端
随时随地了解绍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