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绍兴一些老地方中的人和事(7)
广电阿忠
21-02-06 11:09
楼主
下面我就重点来说说王先生到底是怎么算出我在1976年之前的二十年和1976年之后的命运的吧!

除了上文说的他按照年龄先后,先算出了我还在六、七岁时即已在脸上留下了"明疤暗记"以外,他又像算我的表哥那样一句话就概括了我的性格特点,说我是"心直口快,菩萨甮拜,讲起来是天上晓得一半,地下晓得全盘,实际上是个书呆子,勿大会做人咯,卯卯因为讲话太革直,要得罪人咯,扎夾以革咯人什吃勿来官场饭咯,只能够到单位里去当个小头头。本来噶咯人咯命里万有文昌星带大,才是吃文场饭咯料,靠不过伊是阴文昌,有句话叫做男要阳文昌,女要阴文昌,什葛套才之能够靠嘞吃文场饭出山,……"(这些话的大意是:这个人讲起来似乎样样事体都晓得咯,但实际上因为心太直,不大会做人的,常常要因为说话太直要得罪人的,所以这个人是吃不成政治饭的,只有到工作单位里去当一个小头头,本来这个人命里带着文昌星,的确是吃文化人的饭的,但可惜是阴文昌,就吃不成文化人的饭了,因为男的要阳文昌,女的要阴文昌,这样才能靠文化吃饭……)。

王先生以上讲的这些话到底是否算得准,我想只要是曾经知道我过去的一些经历的人几乎都一定会得出自已应有的结论的。因此,我在这里就姑且不去管它了!现在我还是来说说当朋友之母替我问了一句"革个人啥咯辰光会有工作哉?"的情景吧!,只听见他当时马上就说"革毛伊金运被土运压牢带,革两年伊年庚勿好,鞋破有了工作鞋还是呒扭工作好,因为伊五行缺水,所以顶间好是去做带水的工作,难伊革卯伐马上要去做带土咯工作带来,扎末哉越加勿称伊咯心带哉!不过偌叫讴伊记牢,今后伊要末呒扭工作,才话有工作做哉咯说话,顶间好去做带些水咯工作,才之能够样样事体都顺风顺水,否则咯说话,才话做另外种行当,伊就样样事体都勿大会顺当哉咯!"

现在看来,王先生讲的这几句话就几乎把我到现在为止的全部经历都算出来了!原来就在这一次(大约就在一九七五年的秋季或冬季吧)算命以后的第二年的九月,我就不得不为了我二姐能顺利顶替先父之职而下乡务农去了!这就应了王先生所说的那几句:即使有了工作,也还是没有好,因为是金运被土运压牢带!……

朋友们:说句实话,以上这些话的含意,因为王先生在讲的时侯并没有直接进行解释,所以当时的我也只是知其大概,似懂非懂!特别像后来说的那几句,虽然"吃勿成官场饭,但却能在工作单位里当个小头头"之类的话,我根本不怎么相信,认为这些只不过是这类吃江湖饭的盲人让我们这些"顾客"也能听一点好话罢了!

但偏偏后来发生的种种事实却几乎句句都让他说准了!关于这一点我想只要是已经熟知我以前的经历的人就都可以为我作个证明了!不过为了让不熟悉或新认识我的朋友们,也能了解一点我的一些经历和这位王先生对我的预测究竟是否准确,我想我还是很有必要对以前的经历作一番简单的介绍的!

如上所述,那次算命之后,我果然就如王先生所言"金运被土运压牢"了!因为照我现在的理解先生所说的"金运"应该就是当时所谓的"支工"(当工人不是常常要与"金"属机械打交道吗?);先生所说的"土运",应该就是"下乡务农"(农民还不是经常要与泥"土"打交道的吗?),讲到这里,关于农民所从事的工作,我忽然想起了我在下乡务农时,曾经有农民自已调谐说,他们的一生就是"活哒跟胡泥掼跤,死嘞拨胡泥压牢"!

好在那时我虽然名义上下乡支了四年的农,但是可能就因为王先生说的我的命里带着"阴文昌"的缘故吧,所以实际上还是不直接与泥土打交道的,而是在乡下当了大约三年半的语文和英语教师,这可能就也算"吃"了一点"文场饭"吧!而且因为我下乡支农的地方在现在的上将孟家葑村,那里又是我们绍兴人所称的"水川埭",所以虽在支农,但却因为处在与水相近的地方,所以我在那几年里也的确如王先生所言因为"近水",一切都"顺风顺水",不但工作上很顺利,还因为我与那时侯那地方的其它几个民办教师相比,在文化水平上还算是比较高的(虽然只是"文革牌"的高中生,但因为那时侯那地方,的确暂时还缺乏现在到处都有的大学生,所以才会使得我这只略有点一知半解知识的"猴子",居然能够暂时也风光了一段时期),甚至还因为上了几节"公开课",虽然称不了"大王",却也有了点"小名气"呢!

另外,现在回忆起来,我在1980年11月份上调回城进了绍兴市饮食服务工作以后,因为第一个工作单位是在原解放路百货大楼南侧的震旦洗染店,这又是一个王先生所说的"近水"的单位!(我们绍兴一向著称的酱缸、酒缸、染缸不都有水吗?)所以那几年我做人自己也觉得的确是很顺当的。先是进这家商店之后不久,刚好有一名在店里充当会计的女同事将要去生养小孩了,于是公司里就安排我去学习会计业务了,这就让我脱离了繁重的在染缸旁站着工作的体力劳动。过后不久,又因为我自己刚进饮服公司工作,参加新职工培训班时,凭着我在培训班上让我们表态时写出来的文章和即兴发言的口才,赢得了当时担任该公司最高领导的赞赏,不久即被担任了我所在的"综合行业"的团支部书记,以后又因为不久之后,还有一位我读高中时的同学的母亲,调到了我们饮服公司担任了最高领导,这就更使得我加快了王先生所说的我"虽然吃不成官场饭,但却在单位里能够充当一个小头头"的步伐,于是不久我就担任了相当于公司科级干部的"专职团委书记"。

但可惜此后过了不到一年,由于公司领导层个人之间的种种矛盾,我被以"下基层商店锻炼锻炼"的名义,按排我去位于市区斜桥的"红星旅馆"(现在已被称为"蕺山宾馆"了)兼任那里的商店经理了!这样几经周折,自从我从震旦染店调出以后,无论是去饮服公司担任专职团委书记还是去旅馆担任商店经理,所从事的都与王先生所说的"带水的工作"越来越远,结果因为我的命里本已缺水,再加上这时侯又有相当一段时期所从事的工作又与"水"一点不搭界,果然在那几年里我不但在工作很不顺利,就是在个人婚姻问题上也出现了一件很大的波折,这里我先来讲讲工作上的一件很不顺当的事情吧!

1985年的夏季,我们绍兴因为要举行卫生城市验收,根据公司的统一安排,有一天晚上各商店都要进行一次彻底清扫卫生死角的大突击行动,我所在的红星旅馆当然也不例外,哪知道由于商店里的服务员在用水冲洗旅馆楼层时,不慎把旅客堆放在房间里的布匹搞了一点湿,这位旅客就借此大敲竹杠了!坚持要我们赔偿,实际上在搞这次卫生突击前,我们不但通过服务员早已通知了旅客,就在当天白天,我自己也通过设在旅馆里的广播,一再提醒旅客"请把自己保管的东西收管起来,不要放在地面上"!按理说这位旅客也不会不知道的,所以我现在不说他是有意"碰瓷",至少也是不愿意和不肯听从我们的劝告!所以当这位旅客提出赔偿的要求时,我在请示了公司有关领导之后,他们都明确表示不必去理睬他的!特别是我在向其中一位分管这项工作的领导汇报此事时也已多次提醒他:据这位旅客说,商店如不赔偿他的话,他已说过要到《绍兴日报》上去投拆时,这位领导还充满自信地说,《绍兴日报》是归宣传部管的,这样吧,这次卫生城市验收是x部长自己在抓的,明天xx(也是一位公司里的领导)去市里开会时,叫他把这个情况跟x部长讲一下好了!

他这么一说,我自然更不会去理睬那位顾客了,哪知道此事过后不到三天,那位顾客说我们红星旅馆(实际上也点了饮服公司的名)为迎接卫生检查,进行卫生大突击,大搞弄虚作假的意见马上通过当时一位笔名叫"俞风"的记者登在《绍兴日报》里了,结果到了这个时侯,我们公司里的任何领导都不但不肯再对此事来负责任了,反而还来指责是我对此事处置不当,才引起了这样的后果,结果就在当时,我所在的饮食服务公司既为了平息顾客的意见,又为了对上面的领导有所交待,反而让我做了替罪的羔羊!就在这个月不但扣了我们商店里的30%的提成工资(奖金),还扣了我商店经理奖的50%,朋友们你们说我冤不冤呢!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说明:图片来自网络,请勿对号入座。)























回复 
正序看 倒序看 收藏它 发新帖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7 07:23
1楼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9 13:28
2楼
补允几张图片!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9 14:12
3楼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9 18:21
4楼
本帖忘了题目上还应加上"劳动路"三个字,抱歉!
回复
浙江省黑马王子
2021-02-09 21:26
5楼
广电阿忠:本帖忘了题目上还应加上"劳动路"三个字,抱歉!(2021-02-09 18:21)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吃不了政治饭,却吃上写作饭,成了乡情乡愁乡梓……的抒情专家了。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9 22:59
6楼
浙江省黑马王子: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吃不了政治饭,却吃上写作饭,成了乡情乡愁乡梓……的抒情专家了。[表情] [表情](2021-02-09 21:26)


哪里,我是四不像,既不像读书人,也像救火兵,既不是手艺人,也不是当官人!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9 22:59
7楼
广电阿忠:哪里,我是四不像,既不像读书人,也像救火兵,既不是手艺人,也不是当官人![表情] [表情] [表情](2021-02-09 22:59)


是也不像!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17 18:45
8楼
广电阿忠:是也不像!(2021-02-09 22:59)


因为又要发后续文章,为了让看官们有点头绪,先为自已顶一下!
回复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回复内容:
首页版块我的TOP
绍兴E网客户端
随时随地了解绍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