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绍兴一些老地方中的人和事《劳动路》(6)原创:阿忠
tl8370111
20-11-15 18:01
楼主
我们去算命的时间大约是1975年的秋冬季,此时我在自已所在的居委会里尽义务搞社会工作巳有一年多了!但却始终因为上面分配政策的改变而无法去支工,而这位姓倪的朋友因为是独子,在我看来本来应完全符合支工的条件,但当时却不知何故也待业在家,不过后来从侧面才了解到:这位朋友之所以没有马上去支工,乃是因为他自恃支工的条件充足,所以在居委会给他分配工作时挑肥拣瘦,所以才暂时只好与我等这些不符合支工条件的人为伍了!至于事实是否如此,当时我还无从知道。

我记得那天在去王先生那儿算命前,我也曾把舅舅多年来积累的去盲人那儿算命的经验告诉过那位朋友和他的母亲,那就是:除了上面已说过的,"算命先生那儿切不可说真话,也不可多说话,以防言多必失,被他套去真话"以外,还特地商量好,我们三个人出生的时辰八字都只让朋友的母亲一个人报上去(事先已写好),因为盲人的听觉都是特别灵的,特别是那种早已靠着算命吃饭的"江湖盲人"更会比一般人更懂得善于"说话听声,锣鼓听音",从一个人说活的口气、声音中听出诸如一个人的个性、品格、出生地以及健康状况等许多东西来的。所以我们都约定不管王先生算得准与不准,任何话语均由朋友的母亲一人去讲,我与那位朋友都始终不要开口讲话!

到了王先生那里之后是先算我那位朋友的命的,朋友的母亲报上朋友的出生年月和时辰之后,王先生就开始这样算啦,说是"这个人是长得很出挑咯,靠不过可惜葛咯人的爹老早呒扭哉!而且伊咯爹是死嘞勿奈葛正常咯,再加上革个人上无兄下无弟,鞋呒扭啥咯姐妹好靠傍咯,样样式式咯事件衣什全靠伊自着力咯,葛卯总算伐有咯娘好靠傍靠傍,好咚伊自倒伐有些能干咯,鞋会有一段日脚掌些权柄咯,靠不过好景勿长,伐要刚刚等带伊结婚成家,革咯老娘偏偏又呒扭福气享受,望带过去伐孙子糯孙都甮嘞伊领带哉……(这几句话的大意是:这个人是长得很帅气的,只不过这个人的父亲老早已经去世了,而且这个人的爹也不是正常死亡的,再加上他既没有兄弟,也没有姐妹,什么事情都要靠他自己的,现在虽然还有一个老娘可以依靠。好在他自已倒是有点能干的,也会有一段时间掌握一些权力,只不过好景不长,特别是等到结婚成家之后,他的老娘偏偏不大有福气享受,照我现在算算,他的老娘还不大有福气领孙子,孙女……!)

这番话一讲出来了以后,惊得我的朋友一时竟然人都呆酥起了!而且不只是他,甚至连他的母亲此时也好多功夫不说话,甚至还忘了还要给我报上八字算我的命呢!呆在那里过了半天才在我的一再以手催促以目示意下才终于为我报上了八字,接下去就给我算了!

原来这位朋友的父亲原来是汽车运输公司里头的,后来是在工作时出了车祸而逝世的,应该算是公伤,所以王先生才会说他不是正常的死去的,所以我的这位朋友才会在给他分配工作时有资挌挑肥赚瘦。

在这之前,我一再向这位伯母强调:您给我报上时辰八字之后,别的事情可以不问,随他去算,但千万别忘了我主要是想问问这位先生我什么时侯才能找到工作?

随后,待这位伯母代我报上八字之后,王先生就马上开始算了起来,他当时讲得内容虽然很多,但我现在想得起来的主要就是下面这些了!他首先说我还只有六、七岁时本来是要"做疾"的(因受大伤而残疾),但后来虽然不做疾,不过也已经在脸上留下疤迹(痕)了!我现在就让朋友近距离地拍下这张照片让大家看一看吧!

我现在讲句心里话,当时他就是不说其它的话就凭他在算我的朋友时,说他人长得很"出挑",现在算到我时又说我脸上已做下了疤痕这几句话就足以让我折服了!为什么呢?朋友们你们只要想一想,别说王先生是个真正的瞎子,就算他也像绍兴小瞎子一样,实际是并不瞎的话,他一下子也不可能看到我脸上的那个"疤迹"的呀!

我为什么这样说呢?我现在只要问一问熟悉我见过我本人的真容的朋友们一句:你们可曾见过我脸上的疤痕吗?老实说如果我现在不说出来,你们一定至今也找不出我脸上的这个疤痕的!

虽然照片不作为真,但你们不妨先从照片里看看吧!至于熟悉我的老同学、老朋友,则完全可以仔细回忆一下,你们可曾见过我脸上的那个疤痕吗?

其实我这个疤痕本来确是不起眼的呢!你们看吧!原来这个疤痕我还是六、七岁时,与我家对面邻居当时与我年龄相仿佛的小伙伴互相追逐玩耍时,他拿着的一根小木棒不慎刺到我的鼻子上了,当时曾流下了一大滩的鲜血,把邻居和我父母也吓坏了,送到当时还在东街的市人民医院里的医生也连连说虽然刺伤处面积很小,但幸好与右眼还相差一点点,不然地话,如果刺到眼睛里去的话,那这只眼睛肯定是"报废"的了!可是就这么大的一点小伤疤,如果我现在不讲出来,不拍下下面这张照片,你们可曾经发现过吗?

写到这里,可能朋友们马上又会说了:"那是因为你现在戴上了眼睛,把这个疤痕遮住了呀!你去算命时,你肯定还没戴上眼镜吧?是的,实事求是地说我那时虽然眼睛已经近视,的确还未戴上眼镜,但要知道,我去找王先生算命时,还有一个与我只相差一二岁的朋友一起去的呀?他即使眼睛不瞎,一下子也绝对看不出我这个并不起眼的疤痕吧!更何况他怎么会辨得出哪一个是已经失去父亲的人,哪一个是还没失去父亲的人呢?退一万步说,如果他能凭着这么看一下就算得出我的这个疤痕是在六、七岁时就形成的话,那么不是也应该承认他的看相水平也极不同寻常了吗?何况他还有下面这些把我在此前的二十年和此后几十年所走过的历程都算得很准的话语呢?

(全文未完,敬请关注。)

说明:图片除自摄以外,其余均来自网络。















回复 
正序看 倒序看 收藏它 发新帖
高达
2021-01-11 14:03
1楼
写得非常好!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1-11 16:44
2楼
高达:写得非常好!(2021-01-11 14:03)


谢谢您的关注点赞!致礼!
回复
浙江省黑马王子
2021-01-29 18:28
3楼
广电阿忠:谢谢您的关注点赞!致礼![表情] [表情] [表情](2021-01-11 16:44)


我算命时,先生说我一定有个明疤,

这个疤是看得见的还是“出马枪,”33岁那年,撞断了门牙,虽经修补,但痕迹明显。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2 22:15
4楼
高达:写得非常好!(2021-01-11 14:03)


谢谢您的关注点赞!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2 22:16
5楼
浙江省黑马王子:我算命时,先生说我一定有个明疤,

这个疤是看得见的还是“出马枪,”33岁那年,撞断了门牙,虽经修补,但痕迹明显。(2021-01-29 18:28)


这不是也算得很准吗?
回复
广电阿忠楼主
2021-02-02 22:22
6楼
真对不起以上两位师友!我因前段日子忙于写绍兴一些老地方中的人和事之五《长桥和长桥直街里的树人中学》,没时间来上网,所以你们两位的留言今天才看到,谢谢你们的关注点评!
回复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回复内容:
首页版块我的TOP
绍兴E网客户端
随时随地了解绍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