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19年暑假东疆北疆自驾行
过客09
19-12-11 20:13
楼主
新疆有很多的美景,我不过是一个行色匆匆的过客,行程中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完全领略它的美,我得到的不过是粗浅的印象。新疆有很多的美食,我在吃的方面不讲究,讲不出所以然来。但买吃的东西,我是尽量到少数民族开的店或者摆的摊上去买,觉得尝到正宗的当地特色的可能性更大。这次新疆之行让我印象好的是,在新疆我没有碰到宰客的情况。新疆有很多的美女,现在新疆少数民族大多是带着土耳其或者伊朗血统的人,美少女和美少男还是挺养眼的。曾经称雄多年的匈奴、契丹人现在不知道到哪儿去了?新疆也有很多的风俗,这次行程在东疆和北疆,基本在看自然景色,几乎没有接触到当地的风俗,尽管在旅行期间凑巧遇上了古尔邦节,除了免了三天高速公路费,对于这个节日的活动没有机会参与。今天先梳理了一下实际自驾行程,共计一万一千公里,全程一个人开下来。以下是计划与实际行程表:



2019年新疆之行:去程途经中卫

8月3日,周六,吃过早中饭,十一点左右,所有行装都准备好,装满了后备箱,一家三口出发。为这次旅行,去保养了车辆,换了四只轮胎,原来的轮胎都曾经补过,想来经不住冰火两重天的煎熬,巴音布鲁克的零下,还有吐鲁番的六十度的地表温度,还是趁早换了。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人在旅行中,中午肚子的呼唤也往往是听不进去了,毕竟在野外不是很容易餐厅,于是又带上了只小车载冰箱,可以放些食物以备不时之需,后来事实也证明中餐就是要依靠自己带着的路餐。因为新疆可以经历四季,所以也备了冬季和夏季的衣服,我还记昨十二年前在贾登裕晚上被冻成狗的样子。另外自己做餐的整套装备也带了,这一直是我出行的基本装备,但新疆到处是美食,而且宾馆基本都提供早餐,所以完全用不上,都是外面吃的。

这次行程是匆匆说起的,从说起到出发,也就一周的时间。也许临时起意的,比计划很久的更有执行力。



第一天,全程高速开车,到天黑时是漯河市的舞阳县,也就在那儿住下,同时吃了个大排档,物价还是比较便宜,大排档啤酒特供只要一元一瓶,但想到还要开车,只能忍住没喝。



其实最后找的民宿离吃的地方也就几百米的路,这家民宿是厂房改建过来的,第二天早上街上一走,发觉很多空置的厂房,有的变成汽车修理,有的变成饮食,包括昨晚我们吃大排档的地方也是工厂前面的一块空地。这民宿装修得颇有些古韵和文化,显然店主在设计上是化了很大的心思。服务也挺好,早餐是送到房间的,但量不多。一百六十元能订到这样的房间,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惊喜。











民宿的装修很有情调,我也就多拍了几张。

第二天早上醒来,因为早餐要七点半左右送来,就一个人外出走走。舞阳的空气不大好,估计是因为有个舞阳钢铁厂的缘故,跟着跑步的人走了一圈,没有什么象样的公园,怪不得人们都在街上跑步。在街上一家清真小餐馆喝了胡辣汤,吃了点小吃,然后回民宿。


回复 
正序看 倒序看 收藏它 发新帖
小楼春雨
2019-12-12 10:32
1楼
羡慕!过客老师越行越远了
回复
小猪快跑8
2019-12-12 10:50
2楼
过客老师潇洒走天下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12 19:42
3楼
小楼春雨:羡慕!过客老师越行越远了[表情] [表情] [表情] (2019-12-12 10:32)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12 19:43
4楼
小猪快跑8:过客老师潇洒走天下(2019-12-12 10:50)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12 19:53
5楼
第二天继续赶路,出河南,经陕西,到宁夏的中卫市。

翻开那一天的QQ说说,是这样记录的:过平凉时,想到了刚开车经过的陕西和甘肃应属古时九州之梁州,陆游的《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的诗浮在眼前:"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如今我也是以车为马,单车过梁州。放翁诗中感叹的是:“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我却不同,心在天山,今就向天山行,不道万里远。近中卫时,落日很圆,就搁在地平线上,长河落日圆的意境完美呈现,如在水汽充盈的江南,落日未近地平线就失去了它清晣的轮廓,可惜在高速上没地方停车拍照留念。另中卫市的民族手抓羊肉馆的羊肉和沙葱很不错,菜量大,我们都成了过饱小白鼠。

中卫,名字最后一个字是卫字,说明它就是一个军事重镇,譬如威海卫、天津卫、永宁卫、金山卫等等,明朝开始把驻军的地方叫作卫。中卫前有黄河之险,后有贺兰山之固,想要不是军事重地都不可能。

第三天黎明,想去沙坡头看看,最好让我在黄河上看到长河朝日圆的景致,退而求其之,看到朝阳从沙漠里出来也是好的。想当年,唐代的王维,在公元736年,奉旨去宣慰在河西打了胜仗的将士,途经宁夏中卫沙坡头,面对大漠、黄河壮美的景色,挥毫泼墨,写下了《使至塞上》:“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长河落日圆,我也想看看。

于是一个人开车向沙坡头,可惜沙坡头景区边转了一圈,没法进去,在附近走了一会,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于是决定离开沙坡头,到黄河边去走走,随着太阳的渐渐远离地平线,长河朝日圆的梦也渐渐的碎了。

记得小时候读“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时,眼前就是沙漠里的一股烟,譬如报警用的狼烟,孤直的冲向天空。及到真的来到沙漠,知道沙漠的风大,这样的孤直的烟是不可能的,记得早几年在青海及河西走廊自驾游的时候,在去德令哈时走上了原来的废弃的公路,路况差且上百公里碰不到人,这那儿碰上了沙尘暴,在沙尘暴之前有龙卷风,把沙子卷成一根柱子般,那时我就想所谓大漠孤烟直就是这种模样,估计王维当时也看到过这样的龙卷风。因为看过电影《龙卷风》,那时倒真的担心龙卷风把我的车卷走,心里默念着千万不要卷到我这样来,万一卷过来了,我要想办法开车逃离它行进的路线,好在只是虚惊一场,龙卷风就远去了,消失了。然后看到在天际有如云雾一般的升腾,我还刚向儿子解释沙漠里的云层就是这样低的,压着地面的。这云雾一般的东西就快速地以排山倒海之势接近我们了,一看不对劲,是沙尘,不是云雾,刚躲进汽车关上车门,沙尘就包围了我们,天也暗下来了,完全看不清前面的路,只好打车灯,停在那儿。这次沙尘暴持续的时间不长,大约十多分钟就停息了,又在万里无云的烈日之下了。

从沙坡头望去,南边就巍峨雄奇的祁连山余脉香山,林立在天边,一条黄河就在它的脚下,从甘肃和宁夏交界的黑山峡谷奔腾而来。向北,就是千里延绵的腾格里沙漠。沙坡头就在这沙漠的尽头,黄河边上。沙与河这本不相融的矛盾体,在沙坡头却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撮合在了一起,于是沙山高耸,河水奔流,相依相偎,和谐共处了几千年。据说,无论风沙有多大,在黄河面前,沙漠都不向前再走一步,沙与河之间那片绿洲长久地存在着。

黄河边的湿地:

沙坡头附近,黄河附近,是一望无际的枸杞田,看到田里的人在劳作,我也就停车下田去看看宁夏的一宝------枸杞是什么模样。

枸杞花也是挺好看的:

说到宁夏,有一个夏字,自然让人想起一个悲情的西夏王朝,这是一个叫党项人的羌族部落建立的王国,被吐蕃人赶出青藏高原,来到现在宁夏这地方,经过几历人的努力,占领了河西走廊和宁夏这一片土地,在与中原的大宋和北方的辽国且战且和中生存了一百九十年。然后蒙古民族的兴起,成吉思汗率领骑兵横扫天下,快马长刀,相当于现在闪电战,冷兵器时代的闪电战,所向披靡。在拿下辽国和西夏周围的国家后,进攻西夏,西夏是一个顽强的帝国,别的地方成吉思汗可以轻易攻取,但西夏却让他六次出征才拿下,而且他自己也最终死在攻取西夏的征途中。但西夏的顽强最终引来了灭族之灾,在黑水城之战中,到城破无人投降,最后蒙古兵进行屠城,基本无人生还,这个黑水城我在沿京新高速回程,在额济纳旗拍胡杨林时经过,到时再讲。最后西夏的都城在西夏王战死后,其侄子当王后战到山穷水尽,然后开城投降,但因为成吉思汗在围攻西夏王城中死去,蒙古军对西夏王城又进行了一次屠城,西夏这个王国的国民基本被杀尽。

经过宁夏,想起这个悲情的民族和王朝,总不免让人唏嘘。

宁夏,只是我去新疆行程中的一个路过,所以也没去看西夏的一些遗迹。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14 20:39
6楼
2019新疆之行:经河西走廊到哈密

第四天离开中卫,向着武威,走向河西走廊,高速公路边的景色已与前几天完全不同了,四周是一片黄色的荒漠,零零星星有些红柳、骆驼刺一样的绿色植物点缀。

第一个经过的城市就是河西走廊的门户,武威市,当然我只是经过,没有到城市去逛。早几年走河西走廊时因为从高速走,没有经盘山公路翻越乌鞘岭,在乌梢岭俯瞰河西走廊。这次我依然没有,有时候再次归来,未必能够弥补以前的缺憾。当年的中原人翻越乌鞘岭,一个新的世界在他面前展开了,一个西域展现在它的面前,不知道当时的人们站在岭上,是如何的感想。

乌鞘岭,藏语称哈香日,意为和尚岭。东晋时称洪池岭,明时称分水岭,清时称乌鞘岭,为河西走廊咽喉,古丝绸之路要道,系军事要地。甘新公路翻山而过,主峰大顶海拔3562米。从来都是说春风不度玉门关,其实春风不度的应是乌鞘岭,它是季风区和非季风区的分界线,也是干旱区和半干旱区的分界线,乌鞘岭外,没有祁连山雪山润泽的地方,全都是荒漠。

那一天的QQ说说是这样记录:一天一千三百多公里,都在荒漠和半荒漠区行车,尤其二十一点太阳落山后的哈密荒漠,黑暗是大到没有边的。荒漠的景色你开几百公里都没什么变化,单调的景色让开车的你思想忍不住游走,经河西走廊时想到汉武帝时的少年英雄霍去病不简单,从匈奴手里夺得这河西走廊,这走廊如一条长臂能让中国紧紧的抓住新疆,也能让我来新疆玩。霍去病的不简单,还在于封狼居胥,成为象辛弃疾等在民族危亡时的各代爱国主战派及武将的benchmark,可惜狼居胥在蒙古国内,没办法在国内游里安排。霍去病的不简单,还在于追击匈奴到翰海,醉后倒看北斗,只是翰海现在俄罗斯境内,它有了一个俄罗斯新名字,叫贝尔加湖,这个湖冰冻时的样子,你可以在唐诗里感觉得到:翰海阑干百丈冰。我这次旅游能够去伊利,也多亏晚清的左宗裳,从虎狼之国沙俄嘴里夺回这块肥肉。入疆经六次安检,最后一道安检是旅馆门口,终于在哈密入住。

河西走廊从乌鞘岭到古玉门关共一千多公里,祁连山雪峰融化的雪水流入走廊,形成了三块丰腴的冲积平原:一是石羊河流域的武威、永昌;一是黑河流域的张掖、酒泉平原;一是疏勒河流域的玉门、敦煌平原。

其实河西走廊进入中原人的视线与一个人有关,他就是张骞。秦始王统一六国的时候,西部的疆土也只到达今天甘肃的临洮,秦长城也修在那儿。河西走廊原来是大月氏的天下,大月氏也是善战的游牧民族,“家家挂弓箭,人人善骑射”是它的写照,但终究敌不过凶猛的匈奴,它的首领也被杀害,头也被做成酒器。大月氏只能流落到西域,现在的伊犁一带,这也是接下来几天我要去游历的地方。

当时的汉武帝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觉得大月氏与匈奴有世仇,可以联合大月氏共同夹击匈奴,于是泒张骞出使西域。张骞的故事大家在历史教课书中都读过了,进入河西走廊不久,就被匈奴扣留,在西域娶妻生子,生活了十年之久,逃出匈奴地界,经车师、龟兹、疏勒、大宛再到大月氏所在的伊犁。此时大月氏已经在富饶的伊犁地区定居下来,“此地乐,不思蜀”,对返回祖先的土地,河西走廊已经没有兴趣了。于是张骞只得空手而回,经莎车、和田、鄯善进入羌人居住地又被匈奴俘虏,此时羌人已经归附匈奴,一年多后才从匈奴逃脱回到汉朝。

根据张骞带回来的信息及地图资料,汉武帝派他的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一万骑兵出陇西,转战六日,过焉支山一千多里,斩杀折兰王和卢侯王,对当时来讲,这绝对是闪电战,几天之内纵深千里,杀敌于无防备之间。当年又经居延(现在的额济纳旗)及小月氏(现在的酒泉)向祁连山进军。使汉王朝拿下整个河西走廊,建立了酒泉、张掖、敦煌、武威这四个城市,这就是史称的“河西四郡”,如今这四个城市依旧繁华。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中央电视台的《河西走廊》系统剧。匈奴只能唱着《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民歌,黯然离开河西走廊。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亡我祁连山, 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 使我嫁妇无颜色。

——《佚名·匈奴民歌》

如今匈奴已经消失千年,文字也没有流传,这是汉人的《史记》记录着的他们的民歌,想来那时这民歌的句子反复重唱的歌声应该是凄切的。

河西归汉之后,就是大规模的移民实边,兵将守边,守边将士的思乡之情可以从《汉乐府》的诗里可以窥见,譬如这《饮马长城窟行》: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②。

远道不可思③,宿昔梦见之④。

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⑤。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⑥。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⑦。

入门各自媚⑧,谁肯相为言⑨?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⑩。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⑪。

长跪读素书⑫,其中意何如?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⑬。

惯看琼瑶阿姨言情小说的,都记得“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②。”这句诗,而我为之惆怅的却是最后两句:“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⑬。守关的人在千里之外,书信上也就只能先说要记得把饭吃饱,再说自己远在他乡的思念之情。一如你出门远行,家人对你说在外要记得穿暖,我们在这儿记挂。

河西走廊不仅是丝绸之路这样的文化交流走廊,在玉门关上可以看到玉石西来,丝绸东去;也是军事对峙的走廊,多少次的战争曾经在这儿发生过,包括红军的西路军。

就说被蒙古灭族的西夏吧,征服河西走廊也是血腥的,经过之处,城毁汉文化凋零,其时河西走廊已经汉化。西夏来河西之前,甘州,也就是现在的张掖是回鹘人的地盘,在西夏李元昊的争战之下,回鹘人离开河西走廊,投奔吐蕃而去。李元昊继续进攻沙州,沙州的政权面临战乱,以防不测,把瓜州、沙州各处寺院收藏的佛学经典以及各种档案文书及书籍收集起来,送到莫高窟,找了洞窟封存起来,沙州的政权被西夏所灭,敦煌城被毁,从此这个洞窟就不为世人所知,直到清末光绪年间一个道士发现了它,根据窟内的文献,形成了现在的敦煌学。

前段时间,我刚看了《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的电影,历史上还真有这件事,大家知道民族英雄岳飞的《满江红》,其中的一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就说的是血战疏勒城的耿恭将军的故事。东汉宣帝时,东汉军击北匈奴,占领车师前后部,派兵助手以它乾城、金满城、柳中城。这里说的龟兹它乾城就是现在的库车,当时是西域第一大城,为龟兹都城;金满城是车师后部的都城,在今天吉木萨尔南;柳中城是汉代屯田的根据地,就是现在吐鲁番的鲁克沁。这三个城呈三角形,互为犄角。尤其是金满城和柳中城,一北一南,隔天山相望,在这个地区屯田,直接断了匈奴南下的通道。耿恭就奉命驻守金满城。北匈奴卷土重来,首先击金满城。耿恭官兵区区千人,冒雨奋战,击退了匈奴。金满城地处平原,无险可守,他主动放弃了金满城,带领官兵转移到东面的疏勒城。疏勒城距离金满城大约有50里。当然疏勒城不是电影里这样的大漠孤城的样子,否则早被几万匈奴兵攻下了,而是地形险要,三面陡壁,北东西皆百丈悬崖,南面有条山涧蜿蜒流过,也是通向疏勒城的唯一道路。在南坡的这条小道上,先有一道木栅栏,其后为石墙。对于匈奴这样精于骑射野战的部队,这两道障碍就足以令他们束手无策了。匈奴只能采取长期围困的办法,耿恭和将士们则坚信朝廷不会遗弃他们,一定会全力营救。 匈奴遣使者进疏勒城劝耿恭投降时,耿恭杀了使者,在城墙上当着匈奴大军的面,烤使者的肉,并大吃起来,壮烈而血腥的场面,当时城中已缺粮。这也是岳飞的两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由来。十一个月后,直到第二年元月,朝廷新皇帝才下令自敦煌发兵七千,前往救援。在破交河城后,增援部队的指挥官得知它乾城和柳中城早于一年前已经失陷,驻守这两个城的指挥官陈睦和关宠都已经战死,那么更深入匈奴腹地的金满城,一定也不会幸免于难。于是就决定退兵。凑巧军中有一个叫范姜的小军官。他以前是耿恭的军需官,在战争爆发前奉耿恭的命令前去敦煌领取部队的棉衣,战争一爆发回不去了,这次跟着大部队一起回到交河。他冒着被杀头的危险请命,要求派兵去救援耿恭。将军们被他纠缠得没办法,只好给了范姜两千人马。范姜他们冒着鹅毛大雪抵达疏勒,耿恭的守军只剩下26人。而部队回程途中,屡次与追击的匈奴部队作战,又奋战三个月,等抵达玉门关时,这26个人只有13个人活着。“半夜帐中停烛坐,唯思生入玉门关”,能够生着回来,是多少征战的将士的奢望啊,往往却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思绪回笼,继续说我的行程吧,在河西走廊我们一直沿着连霍高速开,心里还念着曾经在瓜州买过的哈密瓜,觉得在瓜州过一夜也不错,但经过瓜州时,不仅离高速比较远,而且天还亮着,于是继续开,向着哈密的方向。

瓜州往西是500多公里的戈壁沙碛,古称“莫贺延碛”。穿越莫贺延碛即是哈密,古称伊吾卢地。汉风减弱,西域风情扑面而来。高山巍峨、天堑难渡,天险从来都是形成古代国家或族群边界的基础,因此这千里莫贺延碛不但构成地理上的分野,更成为中原与西域的文化边界。

甘肃、新疆交界的著名隘口就是星星峡,过了星星峡就是进入了西域。在星星峡我们接受了安检,身份证登记并扫描比对,车子翻开后备箱进行检查,然后我们驶入了新疆。

既然星星峡是著名的隘口,尽管车开上了隘口,并不觉得它有多少的雄奇或者险要,但留点影的欲望还是有的,只是看安检之地,武装齐全的公安武警,还是不摄影为好,于是没有在星星峡进行拍照。

过了星星峡,就是一路的下坡,戈壁滩看似平坦,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坡度的,除了一条路之外看不到别的景色,只是感觉风比较大,方向盘得管牢。天在行驶间慢慢地变黑,戈壁滩的黑那才是真的黑,四周没有一丝的光线,除了公路的来回的车辆,黑暗真的是大而没有边的,随着夜晚的到来,风感觉也变大了,我们在黑暗里行进,一直到哈密。在哈密物流园内找了一个叫派的宾馆住下。





回复
越地清风
2019-12-15 10:04
7楼
羡慕!去XJ就是要这样自驾才更有味道!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0 18:42
8楼
文字发贴太艰难了,就减少文字,发图片为主吧。

从哈密到吐鲁番

对于中原的人来说,哈密不仅仅只有哈密瓜,它是文化西域的起点。你还别说,哈密像极了这哈密瓜,哈密瓜外层的皮很粗糙,如饱经风霜老人额上的皱纹,里面却是蜜甜可口的果肉。哈密城外层沙碛戈壁、大漠高山环阻,到绿洲里竟草木丰盛,人声鼎沸,十二木卡姆乐曲委婉悠长、动人心弦。

哈密概括地说,就是一山一水一草原,东天山把哈密一分这二,水是哈密东部的白杨河,草原是东天山以北的巴里坤草原和伊吾谷地。一条叫草原丝绸之路,从哈密进入巴里坤大草原后,进入外蒙,我回程的时候走了一段。一条是绿州丝绸之路,从哈密往吐鲁番,也就是我现在游历的部分。

尽管说哈密到吐鲁番是绿州丝绸之路,其实不是成片连接在一起的绿州,而是象珠子一样一个又一个的绿州城市,通过公路这条线串联起来。

出了哈密,依旧是在戈壁滩上行驶,记得那天发了一条说说:走了一千三百多公里,依旧走不出戈壁荒漠。到我再看到绿州的时候,已经到缮善县。

当你的眼睛适应了苍茫无际的黄色,世界似乎静寂了,没有生机,没有变化,只有没完没了的黄色的、褐色的沙石。突然之间,公路边一片绿色闯进你的眼帘,让人猝不及防。这是什么感觉,这只有“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来形容。那是翠绿的葡萄田,于是找了一个出口,离开戈壁公路,到绿洲去看看。缮善城在沙漠的边缘,一千多年来,绿洲与沙漠相恃在那儿,这沙漠叫库木塔格沙漠,它在一千多年里未能得到便宜,侵入绿洲一步。我沿着绿洲与沙漠交界的公路去开了一圈,发觉其实绿洲边缘的沙漠还没有完全沙化,看上去更象一座山体,把沙漠挡在外面。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0 18:44
9楼
这条公路两边都是葡萄田,一片绿色。公路上两排树也是郁郁葱葱,绿荫蔽日。开在公路上,有一种凉爽感。当你一直在荒漠里四十多度的高温下,突然进入这地方,那种凉爽感是无以言加的。

到一个地方,喜欢打开收音机听当地的广播。在这儿也是如此,在荒漠里行驶,没有广播信号,收音机一直是静默的,到了这城市,收音机里有了杂音,一调,就出现了当地的广播,只是播的是维语,我听不懂。但其实不必要去听懂,广播渲染的气氛已经达到了,有了正宗的当地语言的陪伴,似乎我是真的进入了缮善这个地方。

从这儿的图片里,你可以看出。沙漠的边缘,还有未沙化的石山,它是阻挡沙漠入侵的天然屏障,一如那延绵万里的长城,把入侵之地挡在城外。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0 18:47
10楼
离开缮善,经过高昌地区,关于高昌古城,有很多故事可以讲,空下来的时候,把高昌的历史这部分内容补上,它的兴与衰,它与唐僧的故事,它从信佛走到信伊斯兰教,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从街区开过,可以偷窥到街边开着大门的庭院,葡萄架下,放着一张床,很典型的维族风情。想停车拍一张,又觉得不好意思这么偷拍,也就作罢,继续前进。街边的钦儿井其实是露天的一条小沟渠,水流有点湍激,水不是很清澈,夹着不少泥,是灰白色的,有一大群小孩子在玩水,有几个小男孩还是赤身裸体,象我们小时候玩水的模样。想拍又不敢拍,于是只能开车路过,把这景象留在脑子里。

这是坎儿井露出地面形成的溪流,有不少当地人在洗地毯,然后就放在溪边晒。溪流的边上就是沙漠,库木塔格沙漠。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0 18:50
11楼
从缮善到吐鲁番是被称之为八百里的火焰山,确实从高速上一路开来,山上是寸草不生。当我下高速,不走寻常路,从山谷里行走时,却发现山谷间有时会出现溪流,就在这火焰山地带,气温达到四十多度,地表温度有六七十度的地方,依然有溪流,这应该是坎儿井的功劳。有水,当然也就有绿色,在火焰山地带,有绿色植物是很希罕的,所以也下车去拍了几张。

最后到达吐鲁番的火焰山景区,景区与外面景色没什么区别,所以也就不进景区了。

007年的时候,我曾来过吐鲁番,看过那荒芜破败的交河故城,它曾经喧嚣热闹了七百年,最终却以废墟的面目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在灼热的阳光下诉说着沧海桑田的变化。

吐鲁番是什么样的地方呢?公元前后,它的周边陆续兴起比较大的几股势力,东方在中原的汉王朝,漠北有匈奴,西部有西域诸国和欧洲文明,吐鲁番就处于东西南北的要道上,是周边强大政权觊觎的肥肉。吐鲁番就是古高昌的所在地,处于交通线上的它,注定不能过桃花源似的生活,无论乐意还是不乐意,外面的世界总是会找上你,这个弱小的国家一方面可以接收各种文明的输入,但也被卷入种种是非之中,一次次的卷入纠纷之中,在一次次的毁灭之后,又一次次的重建。高昌国的悲剧,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上演中,弱小的它从来不是主角。

来讲一个五争车师的故事吧,这是一个在异地发生的汉朝与匈奴的战争,所在地是车师国,即现在的交河故城。

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为振汉朝声威、教训层尔小国,汉武帝派遣赵破奴、王恢出击楼兰、姑师,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是汉朝对匈奴的战争取得了胜利,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消灭匈奴,西域各国仍是以匈奴马首是瞻。

《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匈奴使持单丁信,每到一国,该国必笑脸相迎,周心招持,迭往迎来,端吃迭喝,更不敢阻留使者。汉使则不然,他们必须付钱才能吃饭,不买马不能行乘骑。这可让堂堂大汉朝感到奇耻大辱,因此决心震慑一番。于是,汉武帝连续两次派遣大舅子李广利率领属国骑兵及郡国恶少数万人,远征大宛,杀其回王,夺其宝马,大获全胜。其所至小国,没有不郊迎几十里,衣食款待的。李广利凯旋路上,各小国闻听大宛城破,都忍痛派自己的儿子跟随汉朝军队,回见天子,以自己儿子为人质,希望与汉朝和平相处。此次远征大宛给汉朝挣足了而子。史称“既沫大宛,威震外国”。

一争车师失败,公元前99年,汉朝计划首先出击匈奴后方主力,分散其救援车师的能力,然后派出另一路出击车师,但李广利因轻敌,先胜后败,无法牵制匈奴主力,争战车师失败。

二争车师胜利,公元前90年,汉朝一方面派出三路大军攻打匈奴以牵制其入援车师,另一方面就近利用归附之国兵力攻打车师,最终活捉了车师王。

三争车师,二争车师之后,车师臣服汉朝,但汉朝并没有意识要在车师做长期的经营,并没有在当地驻军,匈奴派四千兵又夺回车师,然后汉朝又派军队再夺回车师,并在车师驻军屯田。

接下来匈奴与汉朝又进行了第四次争夺车师和第五次争夺车师,可悲的是每一次车师国都是被动的角色,在两大国争夺之间能够苟延残喘也是不容易的。

汉武帝以屯田定西域,这些屯田的人多是军人,这是一种后农合一的制度,农则屯田,军则屯戍,没有长住人口,只有军事组织。

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我更想去徒步一下车师古道,只是这次时间不允许,没能如愿。














回复
品松听泉
2019-12-21 19:33
12楼
看过客老师的帖子长见识,慢慢看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2 21:23
13楼
第二天九点,离开石河子,去寨里木湖。赛里木湖是蓝色的,这片蓝色却是你猝不及防,一下子显现在你的眼前的,等我发觉它时,车头就是这一片蓝色了。

“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对赛里木湖的这一说法现已脍炙人口。不错,大西洋暖湿气流受天山阻挡不但给赛里木湖留下万顷碧波,同时也影响着这里的气候、水系并进而控制着赛里木湖湖区植被形态。

  赛里木湖湖面东西长30千米,南北宽25千米,水域面积453平方千米,蓄水量达210亿立方米,最大水深92米。湖水清澈透底,透明度可达10米~12米。

赛里木湖四周群山环绕,并有冰川存在,从而构成了封闭的高山盆地水系。赛里木湖集水面积达1 408平方千米,湖区周边有大小河沟39条,主要集中在湖区西部和西北部。其中季节性干沟19条,泉水沟13条,但长流水河沟只有7条。水源补给主要依靠冰川和永久积雪消融,其次为降水和季节性积雪消融补给。赛里木湖是封闭性湖泊,周边形成了半干旱偏半湿润的山地气候,区域内空气比较湿润,相对湿度达60%以上。湖区最冷月为1月,平均气温零下13.9度;最热月是7月,平均最高气温18.3度。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2 21:31
14楼
古往今来,赛里木湖流域一直被游牧民族视为难得的优良夏牧场,先后有塞族人、月氏人、柔然人、乌孙人、悦般人、突厥人、蒙古族、哈萨克族等在这里繁衍生息。

大约公元前一个多世纪到公元五世纪初,赛里木湖及其周边广阔区域都是乌孙国所辖的重要地区。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可见赛里木湖东面及西南湖畔的乌孙人古墓群。

突厥人称赛里木湖为“色特库尔”,意即“奶湖”。唐太宗李世民诗句“乳海池京邑,双河沼帝乡”里的“乳海”即“色特库尔”。隋唐时期,赛里木湖一带已成为丝绸之路新北道必由之处。唐代的中国对中亚地区已极具影响力和控制力,至唐武周时期,武则天在西域设立了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作为西域两大最高行政和军事机构,安西都护府统辖今南疆、帕米尔、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等区域;而设立在今吉木萨尔县的北庭都护府则负责管辖天山以北包括今阿勒泰地区、今哈萨克斯坦的巴尔喀什湖以西广大地区,并置金牙军于赛里木湖周围山区。稳定的政权,有效的统辖,在此时期将丝绸之路北道推向极盛。可见,大唐气象之恢弘深厚,远超西汉,难怪海外华人舍汉取唐以自誉。

蒙古人称赛里木湖为“赛里木淖尔”,意为“山脊梁上的湖”。1217年,成吉思汗率20万蒙古大军第一次西征,先是穿过阿尔泰山,直抵今哈萨克斯坦阿拉库里湖,而后挥戈南下于1219年取今博乐市,饮马赛里木湖。由成吉思汗二太子察合台开辟了通往伊犁河谷战略通道———果子沟,蒙古大军经伊犁西进占领了整个中亚地区,奠定了第二、第三次西征的战略优势。据传,今天所见赛里木湖西畔“点将台”,即为当年成吉思汗所设。

  

  变幻莫测的湖水,以妖冶多变的颜色呈现在我的面前,随着云彩的移动,光线的强弱,湖水的颜色时而呈淡蓝,时而呈墨蓝,时而呈宝蓝,时而又银光闪闪,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用“幽蓝”“蔚蓝”形容则显得意犹未尽;用“蓝宝石”比喻赛里木湖,比较贴切。赛里木湖的蓝是纯粹的、纤尘不染的,是看一眼让人倾倒、再看一眼沉醉不能自拔的那种蓝,蓝得令人宁静,令人沸腾,令人陶醉,令人忧伤!在赛里木湖面前,天空、雪山是干净的,草原、骏马是干净的,天鹅的羽毛是干净的,人的心灵是干净的。在这里,我只能用“蓝宝石”三个字来形容这片纯净的高山冷水湖泊,除此之外,我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3 20:38
15楼
赛里木湖是哈萨克语,是“祝愿”的意思。因传说赛里木湖是由一对为爱殉情的年轻恋人的泪水汇集而成的,所以又被称“乳海”。 传说是这样的:很久很久以前,在还没有赛里木湖的时候,这里是一个盛开鲜花的美丽草原。草原上有一位名叫契妲的姑娘,与蒙古族青年雪得克在此放牧并彼此相爱,可是凶恶的草原魔王垂涎契妲姑娘的美,欲将契妲抓入魔宫。契妲誓死不从,伺机逃出魔宫,在魔王的追赶下,契妲姑娘掷玉镯击魔王,玉镯落地,大地进裂,突露深潭,契妲被迫跳进深潭。雪得克闻讯纵马赶到,砍死魔王,悲怆地高呼契妲之名,也一头扎进深潭,顿时波涌浪翻,大草原顷刻变成一片蓝海。这蓝海便是赛里木湖。

夕阳西沉,在赛里木湖上洒下点点金辉,与微微跃动的鳞波碧浪,和韵上演了一曲“赛湖跃金”剧目。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5 20:07
16楼
果子沟及果子沟大桥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19-12-29 19:40
17楼
伊昭公路

看过寨里木湖,经过果子沟,观果子沟大桥,然后到伊犁的伊宁住宿。七八月伊宁的住宿是一房难求,应早点预订,我们在伊宁转了很久,才在凌晨一点多找到一间房。

第二天,走伊昭公路去昭苏。

伊昭公路,途经伊宁、察县、昭苏,被誉为XIN-疆最虐也最美的公路之一。伊昭公路也被誉为可以媲美独库公路的险峻与壮美,是古代丝绸之路“弓月道”的其中一段!但我开过独库公路之后,感觉伊昭公路的风景要逊色得多。

伊昭公路全长180公里,北起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昭苏县的夏特牧场,南至阿克苏地区温宿县的破城子的夏特古道,沟通天山南北。

沿途要翻越乌孙山上的安格列特达坂(海拔3000米),最高峰为白石峰,道路险峻,弯多路陡,两侧悬崖深涧。




















回复
悠悠清水
2020-01-19 07:39
18楼
过客老师,期盼下集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3-09 20:31
19楼
悠悠清水:过客老师,期盼下集[表情][表情][表情](2020-01-19 07:39)


继续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3-09 20:43
20楼
自驾游之七:夏塔

夏塔曾经是古代伊犁至阿克苏的交通驿站,在清代被称作“沙图阿满古”,蒙古语是“梯道口”之意。夏塔就是“沙图”的谐音,又译作夏台、夏特,在维吾尔语中也是“梯子”的意思。夏塔向西36公里,便是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又一个口岸——木扎尔特口岸。

夏塔,位于新疆昭苏西南部的汗腾格里山下,北起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的夏塔牧场,南至阿克苏地区温宿县的破城子,全长120公里,是北疆通往南疆的捷径。

溯夏塔河前行,便进入夏塔峡谷。进入峡谷犹如进入甬道,两边山岭松林叠翠,夏塔河水湍急。

夏塔峡谷的草地似花园:

如果你能够住在夏塔附近,第二天一早就进入夏塔风景区,乘景区公交车进入峡谷,然后沿着这条古道一直走,可以走到雪山的脚下,近距离直接接触冰川,然后返回,这样能够在天黑之前景区关门以前离开景区。

在夏塔附近有一个兵团,发觉里面开了一家宾馆,住在兵团里是最安全的。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3-11 20:10
21楼
自驾游之八:昭苏

经过建设兵团时,发现大门外有浩特浩尔宾馆的大型广告,决定就在这儿住下。大门口照例在安检,说我们是在住宿的,马上放行。兵团内的街道空阔而少人少车,但却标着40码的速度,不敢造次,就以三十多码的速度开到宾馆住下。

宾馆的房间都很大,陈设简约实用,更加显得房间的大。房间内没有空调,只有暖气设备,服务员说这儿从来不用空调,因为离雪山近,夏天晚上都是要盖棉被的,并关照我们晚上一定要记得关窗门,否则很容易冻醒。这时不用开车了,于是打开上次买的卡瓦斯喝起来,醇香的味道,卡瓦斯在伊犁是算饮料,但我一闻似觉有酒气,更看到配方中有啤酒花,白天开车不敢喝。

“格瓦斯”最早起源于俄国,距今已有一千年的历史。有资料记载,当时的俄罗斯贵族远赴他们神往的上流社会巴黎旅游居住时,竟因为当地没有格瓦斯而感到苦不堪言,甚至打道回府。格瓦斯/克瓦斯(俄语、乌克兰语:квас,“发酵”的意思;波兰语:kwas chlebowy,“以面包发酵”的意思;立陶宛语:gira;爱沙尼亚语:kali) 是一种盛行于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东欧国家的,含低度酒精的饮料,用面包干发酵酿制而成,颜色近似啤酒而略呈红色,酸甜适度。由于其酒精含量只有1%左右,所以儿童也可以饮用,是很受大众欢迎的软饮料。19世纪末,格瓦斯传入中国。俄国没落贵族将“квас”酿制工艺首次带入中亚各国及中国黑龙江、新疆的伊犁河谷,阿勒泰,塔城等地区。此后的150多年间,这些地区尤其是伊犁的俄罗斯,维吾尔,哈萨克,回,汉等民族群众均以各自的方法酿制着“квас”,彼此间保持着工艺交流,最终将“квас”演绎发展成为具有浓郁西域风情的民族文化饮品,在伊犁,“квас”有着众多的名字,格瓦奇、卡瓦斯、格瓦斯,土啤酒等等。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我就起床开车出了兵团,想去拍拍昭苏的日出。早上的昭苏有些微凉,“早穿棉袄,午穿纱”,这会就切身感受到了。昭苏盆地由乌孙山、阿腾套山、南天山和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查旦山围拢,形成一块几乎封闭的高位盆地。特殊的地理与气候,使这里遗落并远离了夏季的酷热,也远离了拥挤的人群。昭苏,是伊犁的‘避暑山庄’。沿着公路开了一会,见右边天已经泛红,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拍摄地,也只能下车,站在公路边将就着拍了日出,在太阳在麦浪中升起。

拍完日子之后,就沿着乡村公里走,到了喀拉苏镇塔斯阿尔纳村。

天山下的麦田:

油菜花田:

向日葵田:

村庄在云雾缭绕的大山脚下:

劳作的农夫:

一望无际的农田:

离开乡村公路,返回到主干大道上:

回到兵团吃早饭,兵团大门正对的风景: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3-22 20:38
22楼
特克斯湿地看天马

吃过早饭,离开宾馆,开在昭苏广阔的天地里,准备到特克斯去,特克斯以八卦城闻名于世。

早在汉代,汉武帝将身形矫健、轻快灵活、奔跑神速的伊犁马赐名为“天马”。故而昭苏“天马”闻名于世。2003年,昭苏县又被国家农业部授予“中国天马之乡”的称号。

到了昭苏自然要看天马,特克斯湿地是观天马不错的场地:

湿地边公路旁边,有一群当地人在做义工,捡路上人们丢弃的垃圾。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3-24 19:50
23楼
自驾游之十:喀拉峻草原

离开特克斯湿地,沿着特克斯河边的公路走,经过紫苏地:

到了特克斯八卦城之后,先开车在八卦城转了一下,发觉这个城市没有红绿灯,其实付出的成本也是挺大的,每个路口都要有一个交通警察。在城里吃了中饭后,开车向喀拉峻草原,去琼库什台。

车开在喀拉峻草原公路上:

喀拉峻景区海拔在1305~3957米之间,东西长89公里、南北宽32公里,总面积约2848平方公里,位于伊犁州特克斯县,也是天山向伊犁河谷的过渡带。

喀拉峻草原属典型的草甸草原,因其野花遍布绚丽多彩,人们也称之为五花草甸草原。这里降水充沛、土质肥厚,坡麓平缓、气候适宜,不但有着丰富的禾本、豆科类优质牧草,还有天山橐吾、海罂粟、黄花龙胆、天山点地梅、偏花报春、白花老鹳草、高山紫菀、田旋花、天山翠雀花、阿尔泰金莲花等极具观赏价值的植物。一年四季,要么大地似绿色绒毯,起伏绵延,一望无际;要么繁花似锦,争奇斗艳,如一片花的海洋;要么天高云淡,秋草摇曳,大地金黄一片;要么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宛如童话世界。

喀拉峻,哈萨克语意即“苍苍茫茫的草原”。据传,乌孙王曾将这里作为他的夏牧场,而哈萨克族人对这片草原又有“汗加伊寮”(“汗”即国王、郡王之意,“加伊寮”意为夏牧场)一说。故此,喀拉峻也有“王的草原”之誉。

琼库什台,哈萨克语意为“宽阔的台”,就位于喀拉峻南边库尔代峡谷对岸。

到琼库什台村,还有一段路没有路没有完全做好,是石子路,我开了一段,看天色将晚,到村子里未必能找到住宿,更何况家人更喜欢休闲些,不大喜欢住牧民家的房子,于是在太阳接近下山时分返回。

晚上返回到特克斯城的离街,找了一家民宿住下。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3-30 19:47
24楼
自驾游之十一:巴音布鲁克草原

离开特克斯,我们的目标是独库公路,这时下起了雨,我们就在雨中行进,经过空中草原那拉提,在公路边看商业化比较重,还没有喀拉峻来得美,更何况这时还下着雨,也就不进去了。还有一点,这一天的目标是独库公路上的巴音布鲁克,是比那拉提草原更高的草原,是真正的空中草原。

到了独库公路,这时雨下得更大,而且不时有团雾出现,当团雾出现时,能见度只有十米左右,所以速度开得较慢。为安全起见,也不敢停车,直接开到目的地巴音布鲁克,这段雨天的独库公路景色,只有行车记录仪记录。

到巴音布鲁克,直接联系预订着蒙古包老板娘,根据她提供的定位,直接找到上图的草地上。老板娘说大蒙古包还没租出来,给我们免费把订着的6人蒙古包换成16人的大蒙古包,并烧起木炭给我们取暖,下雨后的草原很冷,手脚在外面有些冻僵的感觉,躲在帐蓬里围着火坑取暖正合适,三个人住在大蒙古包里,空荡荡的,想睡在哪儿都行。

位于天山南麓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古称“尤鲁都斯”或“珠勒都斯”草原,蒙语是“永不枯竭的甘泉”之意。巴音布鲁克既是中国仅次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第二大草原,也是中国最大的高山草原,平均海拔在1 500米至2 500米之间,四周山体海拔均在3 000米以上,为典型的高寒草原草场。这里夏季的平均气温也不过在17摄氏度左右,薄薄的地表土壤之下是永冻层,因此树木无法成活。

广袤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宛如巨大的草绿色地毯,将整个大地覆盖,徐徐展向天边的雪山,给人以豁然开朗之感。这时雨渐渐的小了,乌云在照片上看起来似乎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样子,其实乌云压得并不低,只是草原的辽阔,似乎有一种压缩空间的作用,雪山也低了,云也低了。

以下是一组雨霁到阳光出来这一段时间的草原风光: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3-30 19:50
25楼
巴音布鲁克草原上住着的是土尔扈特人,关于这个民族的历史大家可以看一下电影《东归英雄传》。生活在伏尔加河流域的蒙古族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1743-1775年,阿玉奇汗之曾孙)因不满沙皇俄国的压迫,而率领部众3.3万多户共17万多人,冲破沙俄哥萨克骑兵的层层截击,最后只有约4.3万人(后经清政府实地调查,实际为8251户35909人)胜利返回祖国。

这就是草原上著名的黑头羊,能在零下45摄氏度的极端气温下安全越冬,属肉脂兼用粗毛型绵羊,以肉质细腻、鲜美而著称,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当家”肉用羊品种,也是新疆三个大尾羊品种之一。




















回复
过客09楼主
2020-04-08 20:07
26楼
2019年新疆自驾游之十二:独库公路

每年只有6月——10月份通车的独库公路,是国道217线新疆独山子到库车的公路,全长561公里。它是一条奇迹之路,它翻越了4个终年积雪的达坂,跨越了天山近10条主要河流,沿途1/3的路段尽是万丈悬崖,1/5路段地下是高山永冻层。独库公路是大多数人自驾新疆的首选公路,这是一条属于勇者的路,从地狱到天堂的旅程,让你感受史诗级美景。

我的感觉总体这条路风景比刚开过伊昭公路好,路也比伊昭公路好开,除了个别地段要开得慢些。

下面就是独库公路一路开过时拍下的风光,但照片总不及现场来得美,来得震憾:
































回复
寻找天堂
2020-04-27 12:01
27楼
赛里木湖将真,还真没有鉴湖好看

起码天山的天池阔以

我们穿越北山线,在路上碰到一个叔叔,从嘉兴出发的,把自己的小车改了下,副座刚好就是一个睡房,主要是自己会修简易的,路上爆胎,刹车,什么的能挡住的,我们当时去的伊犁那边,一直有浙江的兵去那边看门的
回复
踏上主升浪
2020-05-28 09:08
28楼
好看的帖子,顶起来
回复
yygyt2
2020-06-15 20:06
29楼
我也是去年9月自驾去新疆的,绍兴出发共32天,14800公里


回复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回复内容:
首页版块我的TOP
下载绍兴E网客户端
随时随地了解绍兴事